一羽吐子

前前前世(二)

現パロ

壓切不,為什麼谷部的戲份總是那麼少……


另外,壓切不小說本的印調歡迎填寫~

點我點我點我


*****

「不動,你的臉色怎麼那麼差?」
翌日不動回到學校,藥研被他嚇了一大跳。

雖然總是看起來沒精打彩的,但憔悴到這個樣子的不動還是第一次見到。


昨晚不動根本就不可能會睡得著。
離開博物館後不動騎上了自行車飛奔回自己的家,連晚飯都沒有吃就躲進了被窩之中。

對他來說這個衝擊太大。
那個奇怪的男子不是人到底又是什麼?
而不動一閉上眼睛,被男子觸碰時閃過的映像片段就會重現,讓他痛苦得透不過氣來。
那不知道是屬於誰的記憶,充滿著悔恨、不甘、還有絕望。

一整晚就這樣睜著眼渡過,直到天亮後才好不容易平靜下來。
雖然身心都疲倦不堪,但不動還是決定上學去。

「昨天發生了點事……」
不動繞過了擋在面前的藥研,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放下了書包。

「喔?」
藥研好奇的坐到了不動前面的位置,等著不動告訴自己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是在博物館……還是算了忘記他吧。大概只是我的錯覺罷了,當我沒說。」
「博物館?到底是怎麼了?」

不動嘆了一口氣。
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吧,這麼荒誕的事。難道要跟藥研說自己見到刀神了嗎?
不被他笑死才怪。

「大家快回到自己的座位去,要開始上課了。」
年輕又高大的實習老師走進課室,藥研雖然想繼續追問但是也只好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
不動這樣的表情是第一次見到,教人不得不在意。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藥研才準備站起來,一轉頭已經不見了不動行光的身影。
「怎麼走得那麼快……!!!」
藥研抱著手歪頭思考了一下。「對了!!博物館!!!」
於是藥研很快地也收拾好東西搭上了前往博物館的巴士。
到了博物館後他漫無目的地找尋著不動行光。
然後,他也來到了二樓的特別展示室。

才進去他就見到了不動的背影。
不動站在了一把刀的前面。
隔著玻璃直直的盯著那把刀,輕輕的開口了。
「吶,壓切。今天不在嗎?」

「不動,你在跟誰講話?」「藥、藥研?!!」

「你今早提過博物館,於是我就想你會不會來這裡,果然猜對了!你在這裡看什……」
藥研伸手拍了不動的肩然後看向櫥窗,當看到那一柄靜靜躺在他面前的刀,他呆住了。

「長谷部……?」

 

「不動你…」

藥研一瞬間露出了激動的表情,可是又很快的按捺住自己的情緒。


 「藥研你知道這把刀嗎?」

沒發現藥研的異常,不動只是好奇為什麼他一瞬間說會說得出長谷部的名字。

 

「這是國寶嘛,最近新聞上也有他展示的消息…」藥研仍舊直直的盯著長谷部。「倒是不動你原來對日本刀有興趣?」

「呃,那個,對,最近剛好有點興趣……」

其實不動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再次來到了這裡。

只是總覺得自己必需要再見上那個奇怪的男人一面。

他想要再見他一面。

 

也許再見到他就會可以知道他所見到的片段到底是什麼。

又或者,這根本就是自己的妄想,其實並沒有什麼付喪神的存在。

無論是哪一樣他都需要去親自證實一下。

 

「是這樣嗎…」

見不動並沒有多說的打算,藥研也放棄了繼續追問。

他知道不動不打算說的事情就算逼他講也沒有用。

 

「我去其他的展館逛一下就先回去了,明天學校見吧。」

藥研乾脆的拿起了包包轉頭離開。

在走出展館之前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不動。

「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或者想說的話記我找我,不要什麼事情都一個人全部承擔,知道了嗎?」


「喔,嗯,我知道了。」

那一瞬間不動就覺得自己好像被藥研全部看穿了一樣。

「是你的朋友嗎?」

「嗚嘩!」藥研才步出展館,身後就傳來一把聲音嚇了不動一跳。

 

「壓切…」「叫我長谷部。」

男人板著臉糾正不動對他的稱呼。

不知為何不動總覺得很想笑。

是因為昨天說他的名字很俗所以很在意嗎?這樣的話也有點太可愛了吧。

然後這個對話像是重複過無數次一樣令人熟悉。

明明從自己口中說出「壓切」這兩個字也是第一次。

 

但說出口時為何會令人如此揪心……


(續)


*****


後記:

上回說的解謎篇請暫時忘記他XD

藥研真是好男人……順便一提我是支持藥宗的!!!

雖然主藥一藥燭藥的肉我也覺得很好吃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讓宗三也出一下場www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