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前前前世(完)

壓切不

審神者有

壓切不小說本的印調歡迎填寫~

點我點我點我


*****

從夢中醒來的時候不動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痕。

他恢復了所有記憶。
有關自己的身份,過去還有未來。

這十多年來到底自己都在做什麼了…
安逸地扮演著學生的角色,享受著和平的日子,把一切都拋之於腦後。
他該要一早想起來然後…

長谷部!

不動慌忙的坐起來但是床邊空無一人。
他想起了昨天長谷部跟他說的話。

『你不用一直留在博物館嗎?』

『付喪神可以短暫的離開本體但是會消耗靈力罷了,回到本體就會恢復。』

『就像是無線電話一樣嗎?』

『?!……也可以這樣說吧……』
還記得對不動的忽發奇想,長谷部當時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動果斷的穿好衣服拿好錢包馬上衝出家門。
他急不及待的想要馬上見到長谷部。
他要告訴長谷部自己已經想起了全部事情。

包括他有多愛他。

曾經那樣信誓旦旦的說過會一直在他身邊,但卻讓他苦苦的等待了幾十年。
他要如何才能彌補自己所背負的誓言?

自行車在路上飛快的奔馳,到達博物館後車都沒停好不動就直接跳下車。
然而到達博物館的大門前,不動呆住了。
在他面前的是兩個告示。

[休館日]

還有一個。

[壓切長谷部及日本號的展示完滿結束,感謝曾經來場觀看的大家。]

「展示…結束…?」
大門被緊緊的鎖上了。
不動拿起手機一看,二月六日下午三時。
長谷部的本體展示只到昨天為止。

他完全忘記了。

長谷部又要被鎖回到那個孤寂的倉庫裏頭去嗎?
好不容易終於都想起了一切,竟然迎來這樣的結果嗎…
他不要他不要他不要!!!!

「長谷部────────!!!!!」

天空響起了一聲悶雷。
不動抬起頭,只見到天色一下子變得昏暗,在他正上方的空間正在不自然的扭曲,閃著暗藍色的電光。

「是檢非違使!」「狐之助?」
熟悉的小狐狸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不動的身邊出現,「來狙擊身為特異點的你了!」

「特異點?」

「那時候審神者大人讓本體仍然存在的刀劍男子都回到各自時代的本體去,而已經不再現存的就賜予他們暫時的肉體和身份。
本體明明還存在但當時在本丸斷刀的你在陰差陽錯的被卷入了時空的裂縫中,所以雖然順利轉生但失去了身為付喪神的記憶,而恢復記憶的你就成為了不屬於任何一方的存在。」 
狐之助跳上不動的肩快速的說明著,也不理會不動聽懂了多少。
簡單來說就是檢非違使認定了不動是會影響歷史的存在。

「這些,大家都知道嗎?」

「審神者大人有讓我穿越到不同的時空跟大家說明狀況還有確認大家的安全。」

所以最初長谷部不願意說出一切是因為他知道當不動恢復記憶就會被狙擊嗎?
為了自己的安全他情願承受孤獨……
真傻。

「來了!」
比自己要高大上許多的違非檢使出現在不動的眼前。
還來不及思考,不動本能的帶著狐之助開始逃跑。

幸好對方的速度不算很快,但是現在身為普通人的不動用盡全力奔跑也逃得非常吃力。
「狐之助!現在該怎麼辦?!」

「救兵應該差不多來了,再支持一下!」

「救兵?嗚嘩──!!」
身後的違非檢使的重劍劈下來,不動只能狼狽的滾地逃避。
還來不及鬆一口氣對方又開始舉劍。

來不及了───

不動想再要退後卻發現自己已經走投無路。
此時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遠處高速衝過來,一下子就撞開了違非檢使。

「老師…?」他學校的實習老師怎麼會在這裡…「不對、是御手杵!!!」

「還有我啊。」
一個黑影從旁閃出,以快到看不到的速度三兩下就解決了違非檢使。

「藥研!!!」

「終於都記起我們了嗎?」「你們原來一直都…」

「來到同一個時空真是巧合呢。」
藥研和御手杵原來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卻從不知情…

「大家都來了嗎?」從博物館中之前見過的年輕職員匆忙的跑出來。「都沒受傷吧?」

「連堀川國廣也在…!!」

「雖然很想跟大家好好聚舊,但看來還不是時候呢。」藥研突然把視線轉向天空,時空的扭曲仍未停止。

「要戰鬥了嗎?我等很久了!」
平常和藹可親的御手杵發出著殺氣,磨拳擦掌的期待和敵人戰鬥。

「不動你先帶著狐之助躲起來!」「可是我…!!」「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堀川國廣溫柔的拍拍不動的肩,示意他到建築物裏去避難。

對於無法戰鬥的自己不動也只好妥協,他邊跑邊問狐之助,「為什麼我無法取回力量?」

「那是因為你是以斷刀的狀態來到這個時空,失去了本體所以不能戰鬥吧。」

狐之助的答案重重打擊了不動行光。
他…失去了刀劍男士的資格了嗎?從此都不能跟大家一起戰鬥了嗎…?

不動停下了腳步。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已經失去意義。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的話……

「不動行光?」狐之助見不動突然呆站著,只好從他的肩上跳下來咬著他的褲腳想要拉他繼續前進。「快逃啊!」

「我不要。」
無視狐之助的催促,不動突然掉過頭往回跑。
直往正在跟藥研他們戰鬥,剛剛顯現的四名違非檢使那裏去。

敵人比起一開始出現的要強上許多,雖然算不上是苦戰,但在四對三的情況下誰也沒有餘裕去留意不動。
直到不動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手無寸鐵地站在違非檢使的面前。
他靜靜的閉上了雙眼。

「不動──!!」

狂風的聲音。
刀與刀碰撞的聲音。
刀鋒撕裂肉體的聲音。


「跟你講多少次了,要多愛惜自己啊。」


身體沒有感到一絲疼痛。
張開眼,在他面前的是被刀刃貫穿的違非檢使,而那鋒利的刀刃的主人把刀抽出來後,越過消失中的敵人,不動所見到的,是長谷部。


「我來遲了。」


「笨蛋,太遲了啦⋯⋯」

差一點點今生就無法再相見了。

只是⋯⋯


「長谷部是因為去了接我才會遲到的,不動,原諒他吧。」

從長谷部身後探出頭來的,正是他們的主人,審神者。


「主人⋯⋯?!」


「剛剛收到消息說主人醒過來了,於是就匆忙的走了。」不顧旁邊還有許多觀眾,長谷部低頭吻了不動的髮稍。「讓你寂寞了。」


「我才不是因為寂寞!」


「咳咳,打情罵俏還是回去才繼續吧。」被晾在一旁的審神者清清喉嚨,雖然明知自己很不適趣但還是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可是我已經回不去了吧⋯⋯」


「不動,這個給你。」

審神者從懷中取出一個布包後小心翼翼的打開,遞到了不動的面前。


「這是…?」


「你的本體。」看到不動驚訝的臉,審神者不禁笑了。「你不記得你有帶著御守嗎?在你被時空裂縫吸走後御守的能力馬上就發動了。只是因為我也一直陷入了沉睡,直到靈力恢復醒來後才能把他交回給你。」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當人類不回本丸,過著和平不用每天戰鬥的生活。」

長谷部在一旁補充道。


「說什麼傻話呢。」不動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這是要選擇的事情嗎?」


不動毫不猶豫的接過了自己的本體短刀。

在他碰到短刀的瞬間全身都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他感覺到自己恢復了力量。

他看著自己雙手上的軟甲,是自己熟悉的裝束,是自己最熟悉的感覺。

比起老實地當個學生,過著一成不變的每天,還是跟長谷部一起並肩作戰比較適合他。

和長谷部在一起的話,到哪裡都好。


「不過這樣的長谷部,我最喜歡了!」


在嚴謹和正直的背後,是無盡的溫柔。

總是這樣笨拙的表現對自己的關心。


「那邊看來也解決了,我們趕快回本丸去吧。」

長谷部別過了臉,想要掩飾自己因為太高興而無法控制的表情。


這時候其他三人也解決了剩餘的違非檢使,過來跟大家會合。

看到審神者和不動的回歸,大家都顯得相當的高興。


「本丸現在怎樣了?」


「政府給我們重建了一座新的本丸,比之前的更寬廣豪華喔。」


「在其他時空的人什麼時候能回來?」


「回到本丸後就一次過召喚吧。」


「堀川你已經急不及待想見到和泉守了吧?」


「我也好久沒有見眷屬們了,真令人期待。」


大家七嘴八舌的圍著審神者談笑著,長谷部不動聲息的走到落後了的不動身邊,牽起了他的手。


「走吧。」


「回去我們的本丸。」



終於都相牽的手。

不需要更多的字句。


他知道他們以後會一直在一起。


從『過去』、『現在』到『未來』也不會改變。



(完)


*****


後記:

寫!完!了!!!

其實(序)和(一)都是今年一月的時候寫完的,寫完後就卡文了(喂

直到最近把坑一個個翻出來(還有幾個),才發現了這篇,剛好又聽了《前前前世》這首歌,靈感就來了。雖然只是幾個片段w

一邊寫一邊改了好幾次設定完全跟最初想到的不一樣了XD

還好最後都是完滿的結局……


其實最最最初的時候我是想寫正太不動去到博物館後被付喪神長谷部吸引,最後帶著他(刀)逃亡的故事(?)

跟現在完全不一樣wwwwwww

啊還有所有出場過的路人都是刀男wwwww


純粹是因為長谷部展示才寫的結果拖了半年後一口氣寫完……

我真的很不擅長寫打戲請見諒(掩面)

設定也可能會有奇怪的地方如果不明白的話可以隨便發問(?


好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是時候好好準備本子的事情了~!有空再來打文!!!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