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反差30題][長谷部x不動行光]16.語言差

有點虐,請小心食用。


\一百粉點文只剩下最後幾小時了!/


*****


『戰鬥勝利!!』

長谷部身處的第一部隊面前出現了新的刀劍男士。

「不動…行光?」
想不到在戰力擴充的第一戰就已經找到他們的目標。

面前的紫髮少年拿著甘酒,打著酒嗝開口了。
「…◯。◯◯◯◯◯◯◯、◯◯◯◯◯◯◯!◯◯◯◯◯◯◯◯◯◯◯◯◯◯~!」
不動行光一開口卻是沒有人能聽得懂的異國語言。

「等等、你說什麼?」

「◯◯◯◯◯◯◯!!」
不動似乎也聽不懂大家的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真是嚇到我了、不動講的到底是哪一國的語言?近侍大人?」
「你問我這個、我也⋯⋯」突然被鶴丸丟來一個難題,山姥切苦惱的拉下了披肩遮起了臉。「總、總而言之,先把他帶回本丸吧!」

山姥切想接近不動示意他一起離開,但不動卻一下子跑到了長谷部的身邊,緊緊抓住他的袖子不肯放手。

「因為我是仿刀嗎?」山姥切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那不動就交給你吧,長谷部。」

「為什麼是我?!」
長谷部大聲的反對著,卻發現不動露出了不安又害怕的眼神看著自己,只好放緩了聲線。「好吧,我明白了。」

回到本丸後第一部隊馬上把不動行光帶到了審神者的面前。
經過分析,像不動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審神者也只能先把狀況報告給時空政府,再等待他們的發落。
在這段時間,不動就須要在這個本丸中生活。

而照顧不動的責任理所當然地落在了長谷部的身上。
因為跟大家言語不通的不動只願意接近他。

「那就拜託你了,長谷部。」
「謹遵主命。」

向審神者告退之後,長谷部就打算先把不動帶回房間安置。
照顧那個男人的愛刀並不是他的意願,但是也無可奈何。

「走吧,不動。」
他又忘記了不動根本就聽不懂他的說話,只好伸出手拖著他離去。

對於剛顯現的刀劍男士,都會接受一系列的生活教育,還有本丸內的規矩,長谷部也只能見步行步的一樣一樣親自示範給不動看。
幸好不動也非常的乖巧沒有反抗。

只是有時候他會強烈地想向長谷部表達些什麼,但最終都是不被理解而放棄。

長谷部也嘗試教他自己的語言。

「不動。」
他指著不動教他講自己的名字。

「◯◯?」

「不——動。」

「不——冬?」

雖然發音還是有點奇怪,但不動總算是學會了講自己的名字。

之後長谷部還有嘗試教他稱呼自己,但不知道為何總是失敗。
反而是偶爾來探望不動的宗三和藥研的名字倒是一下子就學會了。

就這樣,不動像是初生小雞一樣的跟著長谷部吃在一起睡也在一起的生活了快半個月。

然後某個晚上,正當長谷部睡得正酣時突然被隔離被舖的動靜吵醒。
不動似乎是在痛苦的呻吟著。

「不動?」

「◯、◯◯◯◯◯◯◯◯◯…」
不動講了一大串長谷部卻完全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他只好先把不動扶起來。
「不動?哪裡痛嗎?」

「熱⋯⋯」不動好不容易從這些日子學過的詞彙中擠出了一個字。

長谷部摸上了不動的額頭才發現他滿額都是汗。
「不動你等等!我去叫主人!」
正當他打算離去的時候不動抓住了他。

「◯◯◯…」
仍舊是聽不懂的語言但長谷部卻彷佛明白到不動是在叫他『不要走』。

不動環上了長谷部的脖子吻住了他。

不理長谷部的錯愕他拉住他的手摸向自己。
「不動你⋯⋯!」

在黑暗中發出淡淡光芒的紫眸像是帶著魔性一般,吸引著長谷部。
少年熾熱的軀體似是要把他的理性一絲絲的蠶食,他發現他無法抽回自己在不動身上遊走的手。

「◯◯◯⋯⋯」
呢喃不清的愛語一直在耳邊響起。

長谷部覆上了不動的身體。

即使是錯誤也都已經無法回頭。

整個晚上長谷部抱了不動一次又一次。
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一樣。

然後他們迎來了殘酷的清晨。


「時空政府的命令下來了。」
審神者一字一句的讀著手上的公文。

「由於這戰力擴充首日出現的不動行光出現錯誤,政府方面決定回收。修正後不動行光將會被清除所有記憶,重新配置於地圖二的王點。」

長谷部的頭像是被「轟」一聲的打擊,他只能呆呆地看著身旁的不動行光被帶走。
他看著站在傳送台上的不動,才突然醒覺過來。

「不動、不動!!!」
他失控的衝上前,不斷地呼喊著不動的名字。

一切都已經太遲。

隔著拚命阻擋他的山姥切和燭台切之間,他只看得見不動逐漸消失的身影。
在身影全部消失之前,不動張開口說了三個字。
雖然聲音很輕很輕但長谷部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長‧谷‧部。」
是他一直沒有講過,長谷部的名字。

「你現在才學會也太遲了吧……」
長谷部踉蹌的跌跪在地上笑著說。
只是他的笑臉比哭更難看。

在沉淪深淵的最後只剩下一片黑暗。


*****

戰力擴充依舊隔一段時候就會進行。

「長谷部君夠了!!!」同為第一迎隊的燭台切抓住長谷部的肩猛烈搖晃著,如果能搖醒的話那該有多好。「你已經整整帶了十六振不動行光回本丸了!!」

「那個不動行光早已被清除所有記憶,不會認得你,也許早就被其他本丸帶走了!!!」
燭台切難得的激動。

這已經是第五次戰力擴充活動。
長谷部完成了審神者定下的目標之後,在剩餘的時間總是執拗地反覆去到地圖二,不斷地找尋著他的不動行光。

「我不會放棄的。如果你們不願意一起去的話,我自己一個去找他。」
同伴們知道長谷部說得出做得到,也只好繼續陪他一起戰鬥。

在一陣閃光下,又一陣新的刀劍男士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第一部隊的大家只祈求不要再讓不動行光出現了。

「…噎!」

還未見到人就聽到那熟悉的酒嗝。
雖然已經失望無數次但長谷部還是忍不住上前去確認。

「我是不動行光,織田信長最愛的……咦…我這是怎麼了……」
正在自我介紹的第十七振不動行光,講到一半看到眼前的男人卻不知所然的流下了淚來。

「不動!」
在被淚水矇矓了的視線中,有人叫著他的名字把他緊緊抱在了懷中。
他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他的直覺卻叫他絕對不可以放手。


逾越時空,逾越生死的限期,
無論在幾多人之中還是會認得出那獨一無二的你。

(完)


*****


後記:

連續發好了幾天糖突如其來的虐……(雖然是HE(?

寫的途中我先虐死了我自己……←為什麼要這樣

如果有時候的話這篇想再寫詳細一點啊!!!!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