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反差30題][長谷部x不動行光]27.世界差

這篇是5.身世背景差的後續
女體不動

現パロ


*****


灰姑娘從此和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童話故事書如此說。
但現實往往還有許多問題需要面對。


自從不動行光來到長谷部的家之後,因為要趕上下一個學年的入學,長谷部特地聘請了家庭教師來幫他惡補知識。

「做得很好。休息一下吧。」
不動的家庭教師──粟田口一期剛剛大學畢業,是長谷部的舊友。
他的成績優異又認真,弟弟藥研又跟宗三的關係很好,長谷部也放心把不動交給他。
而一期還沒有找到工作,為了幫補家計他也很樂意地接下了家庭教師的工作。

「太好了────!」
不動鬆一口氣的趴在書桌上。
她沒有想到家庭教師竟然每天一早九點就來給她上課,直到差不多六點長谷部下班回家才下課。
以前在孤兒院哪有這樣規律又嚴格的生活。
每天自由自在的到處跑,只要在門禁的時間之前回去就可以了。
只是要在三個月之內追上中學的課程,時間似乎還是遠遠不夠用。

而且明明長谷部就是老師為什麼還要特地找其他家庭教師來教她。

「不動,這樣太沒有儀態了。」

而且這個家庭教師好嚴格。
不單是學習的方面,連言行舉止都會認真的指導她。

不動偷偷的反了個白眼重新坐直了身子。
反正她就是沒教養的野孩子嘛,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規矩。
雖然說如果要當長谷部的新娘子的話好像還是應該要好好學習不能失禮他的。

只是奇怪的是,自從第一晚之後長谷部就讓她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一次都沒有再抱過她。
長谷部的工作也很忙碌,放學之後還要改題目和備課,不動也不敢隨便去打擾他。

不動覺得好累又好寂寞,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能傾訴。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長谷部,也許他對自己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也不一定。
不應該太貪心的。
她只能盡力做到最好。

星期五的晚上,難得長谷部一早就跟不動說了要帶她到餐廳去吃飯,還給她準備了新衣服,害不動高興得連一期都只能識趣的提早下課,讓她能夠早早的去更衣準備。

還未到長谷部下班的時間,不動早就換上了粉紫色的小洋裝,配上同色的蝴蝶結髮飾,腳上也踩著精緻的平底鞋,等待著長谷部的歸來。

「我回來了。」「歡迎回來!!」
長谷部一到家不動就馬上奔到玄關去迎接他。
放下公事包之後他們就手牽手出門去。

雖然長谷部在休息的日子偶爾也會帶不動外出去買東西,可是這樣子兩個人去吃飯還是第一次。

「是這裡……」
來到餐廳的門口不動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想不到長谷部帶他來到了整個鎮上最高級的西餐廳。

一想到從前來拾廚餘時被兇惡地趕走的日子,不動整個人都覺得不自在了起來。

「進去吧。」
沒有意識到不動的不自然,長谷部把她帶進了餐廳。

「長谷部先生您好!請往這邊走。」
長谷部似乎是這裡的常客,侍應馬上把他帶到了事先預約好的位子。
不動也戰戰競競的跟在他的身後。
深怕侍應會突然把她趕出去。

「麻煩你兩份牛排,一杯紅酒還有給這位小姐一杯果汁。」
長谷部看也不看餐牌,就幫不動決定了要吃什麼。
不動倒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剛剛看到餐牌上寫的全都是她看不懂的外文,就算問她想吃什麼她也答不出來。

在等待上菜的時間不動如坐針氈。
餐廳裏的其他人一下子就認出了她是來自孤兒院的孩子,竊竊私語的討論著她。
「就是這個…也不明白為什麼長谷部家會收養這種孩子……」
「原來長谷部家的少爺有這種嗜好…」

「不用管他們講的話。」
長谷部低聲對不動說。
對長谷部來說,不動就是他所選擇的人,並不需要去理會其他人。

但對不動來說卻不一樣。
她自己被人說就算了,現在還影響了長谷部的名聲,她想要大聲反駁那些人但是她知道這只會令長谷部和自己更加難堪。

不好容易等到食物上桌,對不動來說又是另一個難題。
她並不習慣使用刀叉。
雖然在長谷部家也偶爾會吃到西餐,但是機會卻不多。
而且在家裏的環境氣氛也比較放鬆,不像在外面那麼緊張。

四周的視線就在等她犯錯一樣集中在她的身上。
最終不動沒有讓這些在等看好戲的人失望,在她小心翼翼地喝完湯,努力地切開牛排時力度控制得不好手一滑,手上的叉子就清脆地掉到了地上。

「果然是沒家教的小鬼⋯⋯」
「呵呵,真的是這樣呢。」
四周討人厭的話語馬上傳到了耳邊。

「沒關係,我叫人拿新的⋯⋯」
長谷部安撫一直低著頭的不動,不動卻突然站了起來。

「對不起啊長谷部,我大概還是不適合這裡。」
紅著眼眶的不動努力擠出一個微笑,只丟下這句話便跑出了餐廳。

「不動!」
錯愕的長谷部馬上追出去卻已經不見了不動的身影。
不動不見了長谷部還哪有心情再吃下去。
他在餐廳的周邊找了一圈也不見不動,只好回家去看看不動會不會已經自己先回家。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回來,不動呢?」
才一進門見到宗三他就得到了答案。

「我去找她。」

「你該不會是被拋棄了吧?」「什…?!」
長谷部覺得荒謬,是他把不動拾回來的,怎麼可能是他被拋棄…

「你說說看她來了的這些日子你真的有好好關心過他嗎?」總是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的宗三難得的嚴肅。「平日就把她丟給一期,回家後也忙著工作不好好陪她,只會逼她學這樣學那樣的,她不是你的玩具吧。」

「我那是為她好…!」
長谷部是真心為不動好,只要她跟著一期好好讀書,之後就可以上學了,不是很好嗎?
而且…

「她需要的不是這些吧。」宗三頓了一頓,這個弟弟就是這點笨拙。「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樣對她就夠了的話也不需要去找她了。」

「我到底在做什麼……」長谷部這才發現,他和不動相處的時間是那樣地少。
在家工作的時候她總是欲言而止的看著自己然後搖搖頭再跑開。
那是想他陪她的意思吧。
不動就是那樣一個單純又貼心的孩子。

「我現在就去找她回來!」

「找不到不動的話連你也不要回來啊。」
宗三揮揮手,朝著向外衝出去的長谷部大聲說道。

「放心吧!」
長谷部有信心一定可以把不動帶回來的。
如果不動不在家的話她可以去的地方…

長谷部的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地方。
就像那個時候一樣,當他趕到這裡,不動正在路旁的一塊大石上坐著擦著眼淚。
他們最初交談的地方。

「不動。」
長谷部輕聲的呼喚不動。

「…長谷部?!」不動嚇得站了起來。
她沒想到長谷部那麼快就會找到這個地方來。

「來跟我回去吧。」
長谷部對不動伸出了手,不動卻拚命的搖頭拒絕。

「我求求你把我送回孤兒院,或者讓我自生自滅吧……」
不動一邊用手擦著眼淚一邊退後不讓長谷部接近自己。

「為什麼?」
看到哭得梨花帶雨的不動令長谷部也像被揪住了心臟一樣。
他不顧不動的拒絕上前抓住了不動的雙手。

「你還不明白嗎?我根本就配不起你、我只會令你也一起變為其他人的笑柄………」

「長谷部和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啊!!」

「而且長谷部已經對我感到厭倦了吧,不需要我的話求求你放過我吧……」
趁還來得及回頭的時候。
如果再被長谷部溫柔對待的話她會自以為被愛而無法自拔的。

這樣對大家都好。


「誰說我不愛你了!」
聽說不動的話之後長谷部忍不住大吼,嚇得不動一時之間也忘記了哭泣。
然後長谷部把不動一擁入懷。

「這些日子冷落你對不起了。都是我太遲鈍。」長谷部感受著懷中依然瘦小的身體,憐惜的撫摸她的長髮。「其他人的眼光你不用在意,你只要看著我就夠了。」

「我會讓全世界都你是我的人,你是最好的。」

「我會保護你。」
不會講什麼花言巧語,長谷部只能把心中所想的坦率地告訴不動。

「不要說什麼送你走了,你不在了我會很困擾的。」

「以後在家的時候就讓我來教你讀書吧,我會多抽一點時間陪你的。」

「有什麼事都要跟我講不要悶在心裡知道了嗎?」

在長谷部懷中的不動漸漸冷靜了下來。

「不要哭了。」長谷部讓不動拾起頭看著自己。「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

「……騙人。」
不動小小聲的否定。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長谷部都不跟我『那個』……」不動不好意思的越講越小聲。
那時被長谷部抱在懷內是他這輩子感到最溫暖的一刻。

「那是因為我想要珍惜你啊小笨蛋。」長谷部先是錯愕,然後憐惜的吻了不動的額頭。「不過如果你希望的話,我隨時都可以的。」

「你不用可憐我……」

「我倒是希望你現在馬上獎勵一下我忍耐了這麼久呢。」
長谷部終於都放開了不動。「我們回家吧。」

回去我們的家。

就算是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世界,不同時空也好,從最初相見的一刻起就已經認定了唯一的一個。
絕對不會再放手。

(完)


*****


後記:

一直都想寫這兩個人之後的事情,長谷部真是個遲頓的笨蛋!!!!

明明出手那麼快

之後不動也會有很多困難需要面對,不過有長谷部在身邊應該沒有問題的!

(如果讓不動傷心了宗三會用鐵拳制裁他)


一哥的設定是長谷部的學弟,一個人要照顧家裡那麼多弟弟所以很窮XD

大部份弟弟都是長谷部的學生

(完全跟本文無關的解說)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