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體溫差(續)

之前反差30題中體溫差的後續,不記得人先回去溫習一下XD


*****


寒冬過去,氣溫逐漸回升。

經過短暫的春天之後大家都已經從厚厚的冬裝換回平日的裝扮。


但是有兩個人似乎還是沒有找到適合換季的時機。


在上一個冬天不動陰差陽錯地成為了長谷部人肉暖包,以甘酒作為報酬出賣自己的身體。

到後期也不需要長谷部特別叮囑,一到就寢的時間不動就會自動出現在他的房間。


一直到了乍暖還寒的春天也一樣。

因為沒有約定,所以也沒有說什麼時候會結束這一段關係。

因為依戀別人在身旁的安心感,所以不動也沒有主動問問谷部還需不需要自己,只是繼續跟他進行著這個交易。

可以拿到芷甘酒他也沒有任何損失。


只是默默地在等待長谷部說要完結的一刻。


長谷部一直什麼都沒有說。

明明天氣已經沒有冷到需要暖包的地步,他還是每晚習慣躺進去有不動的被窩。



某一天不動準備進被窩時發現長谷部把厚厚的棉被換成了薄被。

他掐著薄薄的被子驚訝地望向正在收拾公文的長谷部。


察覺了不動的視線,長谷部不已為然地一邊把公文放在一邊。「我就快收拾完了,你先睡吧。」


「知道了。」

長谷部似乎不打算解釋,不動雖然感到不解,也就決定要繼續裝傻下去。


在白天他們依舊是水火不容,但到了晚上卻相擁而眠。

整件事情是那樣的怪異卻又顯得理所當然。


就這樣他們有著默契的讓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直到正式進入夏季的某一個晚上,本來體溫就偏高的不動終於都首先忍不住了。

他的上半身只穿一件薄薄的背心汗衫,也熱得汗流浹背。

他張開眼睛偷看長谷部,也發現他的額角滴著汗。


「壓切……」

他輕聲的呼喚了長谷部。


「怎麼了。」

長谷部也沒有睡著,馬上回應了不動。


「好熱……」


聞言長谷部猶豫了一瞬,然後從被窩中站了起來開了房間的燈。


(啊…他是要叫我離開了吧。)

不動也跟著坐了起來,作好要離開的心理準備。

雖然一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的來臨,但還是不禁會覺得不捨。

會對長谷部覺得不捨的自己一定是有哪裡不對勁了。

一定是因為將會失去甘酒的穩定供應罷了。


但是長谷部並沒有開口。


『咇咇!』

只見長谷部翻了翻抽屜,好不容易找出了一個小小的搖控器。

馬上有一陣涼風吹了過來。


不動這才發現原來長谷部原來是去開了房間的空調。

怕熱不怕冷的審神者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先幫所有房間裝好了只有製冷功能的空調。

只有在另外提出要求的刀劍男士的房間再裝上了暖氣。


「這樣就可以了吧?」

長谷部重新放下空調的搖控,把燈關上再回到了不動的身邊。


「睡了。」他霸道的一手把還在發呆的不動摟進懷裡躺下。


等、等等!!!!!


這下子不動是真的糊塗了。

他記得自己好像是為了當暖包才會跟長谷部一起睡的吧?

現在怎麼好像是為了一起睡還為他開了空調…???


該不會是因為他是沒用刀所以才忽略了什麼事吧?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長谷部是睡傻了嗎?

腦中有著千百個疑問但是當他想發問時長谷部已經發出安穩的呼吸,進入了夢鄉。


雖然房間的氣溫下降了但是不動卻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呼吸也變得困難。



長谷部在他心中的地位好像有一點點、那麼一點點變得不一樣了。


那份感情到底是什麼……


(完)


*****


後記:

長谷部這個悶騷的男人!!!!

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啊……寫曖昧的劇情寫得好快樂!!

雖然我也愛發糖XD


之後如果不動問起來為什麼要開空調的話長谷部大概會說「兩個人開一間房間的空調會比較節約」
結果還是不讓不動離開XD

不動就默默的愛上這個混蛋了(掩面滾地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