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刀劍亂舞】煽動【長谷部x不動行光】

-腐,R  18有

-長谷部X不動行光

-不能接受者慎入

(第一次在這邊發小黃文馬上被收起來了.....只好改掉重發)

*****

 

夜幕低垂,在大部份刀劍都已入睡之時,在本丸的大廳卻有幾個人的夜晚才開始。

 
 

「久等了!!!」燭台切光忠捧著一大盆各式各樣的下酒菜進來。「真是難得啊,長谷部君竟然會跟我們一起飲酒作樂。」

「……沒有打算跟你混熟。」跟在光忠身後的大俱利伽羅嘴上這樣說,卻是順從的跟在光忠身後幫忙拿著給大家分食用的餐具。

 

「這都是因為主命罷了。」壓切長谷部雖然是來開酒宴的,但仍然挺直腰背跪坐在桌子前。

 

「咳咳,『長谷部你平日太辛苦了,好好放一天假放輕鬆一下吧。偶爾跟大家一起喝酒也不錯啊!』這個主命嗎?」鶴丸國永掐著喉嚨裝著審神者的腔調但結果只聽起來怪裡怪氣的。「只有長谷部才會這麼忠實地執行吧?真是嚇倒我了哈哈哈哈!」

 

被調笑著的長谷部就要站起來一怒而去,燭台切眼明手快的把他按住。「明知道鶴丸是跟你開玩笑的就別在意了,今晚就盡情的喝吧!」

 

「啊、小伽羅怎麼自己先喝起來了?!」正打算跟大家乾杯的燭台切一轉頭卻發現大俱利已經默默地幫自己倒了酒坐到角落去喝了起來。

「我要喝的酒我自己決定。」

「小伽羅真是的……算了,大家開動吧!」

 

酒過三巡,各人都開始有點醉意。

最早醉倒的是大俱羅,像隻貓一樣把身體卷起來躺在燭台切的大腿上睡著了。

「噎,燭台切,拿酒來!!」長谷部想倒酒卻發現酒瓶早已空空如也,於是大聲的命令著燭台切。

平常總是蹦緊著精神,為了主命而所有事都要做到最好,一放鬆下來就整個人就變得判若兩人。

無論什麼時候都端正的服裝也變得東歪西扯的,白色襯衣的也打開了一半,坐姿也從正座變得像流氓一樣。

 

幾乎不參加酒會的他其實酒量相當的差。

 

「長谷部君你喝太多了。」雖然口中這樣說,燭台切還是笑著把酒遞給了他。

 

「織田家的刀酒品都一樣不好呢。」鶴丸偷偷的在長谷部的碟子裏加進了芥末。「上次跟宗三喝,一時哭一時生氣還拿突然拿刀出來說要手合大鬧了一場,還好他後來自己睡著了。」

「說起來,信長也是酒量不好的吧?」織田信長雖然給人好像一直在喝酒的印象,但實際上酒量並沒有很好。

 

「還有不動也是,明明喝的是甘酒為什麼會那麼容易醉啊?」

 

「不動……」聽到熟悉的名字,長谷部抬起頭眼神迷濛的看了過去。

 

「最近長谷部跟不動的感情好像不錯呢,老是跟著你去這去哪的。」微醺的燭台切一手摸著大俱羅柔順的頭髮,一邊向長谷部問道。「還記得他剛來這個本丸的時候你們幾乎每天都在吵架。」

 

「才沒有跟那小鬼感情好!!」一口喝光酒杯中的酒,長谷部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一天到晚信長信長信長信長信長信長的!!那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值得他這麼留戀啊?!」

好死不死偏偏是那個為自己取名後又捨棄自己的男人。說什麼愛刀,全都是鬼話。

 

鶴丸不懷好意的湊到長谷部面前,仔細盯著他的臉「長谷部,你這句話我只聽得出滿滿的妒意喔。」

 

「妒忌唔咳咳咳咳咳…?!」說到一半突然被自己嗆到,鶴丸親切的拍拍長谷部的背又順勢再倒了杯酒給他。

看來是說中了,看長谷部的反應,再煽風點火一下的話應該會有很有趣的事情發生才對。

 

「說起來,就算是同樣待過在織田家的刀,比起總是在吵架的長谷部,不動似乎比較喜歡宗三吧。一天到晚說他很美又黏著他,還好像有在宗三的房間過夜呢。」

鶴丸當然是故意說漏了宗三是跟江雪和小夜三兄弟同一間房間的。

 

「那傢伙……!!那傢伙要跟誰一起過夜關我什麼事?!」

喝醉的長谷部似乎連判斷力都下降又易怒,非常好煽動。

 

「呵呵是這樣嗎?那麼就算不動今晚不在自己的房間你也不會在意吧?」

「咦不動他不是帶著小貞去了池田…」

燭台切說到一半鶴丸馬上跟他打了個眼色只好噤聲。雖然被鶴丸玩弄的長谷部很可憐,但是如果不讓鶴丸玩個夠的話大概會被轉移目標換成自己遭殃吧。「我先送小伽羅回房間了,你們慢慢喝。」

為免被牽連,燭台切決定帶著大俱利先行退場。

「啊,餐具我會執拾的,你們回去時放著就好。兩位晚安。」

 

「所以說~」鶴丸怎麼可能放過這好玩的玩具。「你不敢親自去確認一下嗎?」

「什麼不敢!噎!」被挑撥的長谷部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一手撐著腰一手指著鶴丸。「我現在就去確認!!」

(啊啊~長谷部真是太單純太有趣了。)

 

「一路好走~~」

鶴丸算算時間,前往夜戰的隊伍差不多該回來了。

「感謝我吧,長谷部。」

 

(因為被屏蔽了所以正篇部份請按以下連結)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HwiHfd8llAKOj2HpVlq-6ZOeZi0lx4AOYY9lcI1jj5Y/edit?usp=sharing

 
 備用連結


後記:

某天逛著P網不小心就掉到了へしふど這個坑,幾天後就生出了這篇文了。

而我已經不知道幾年沒寫過R18的文,一邊寫一邊好羞恥(艸)

還偷渡了一點燭俱進去,那部份寫得很快樂www

 

又,長谷部在不動睡著後其實是有好好善後還幫不動穿回睡衣的。

所以沒有讓鶴丸見到他的裸體,長谷部也不是全裸地追出去的。(無謂的設定)

啊,雖然全裸追出去好像比較有趣就是了(這個審有病)

 

不動好可愛。

侵犯不動的長谷部真在太變態了。

長谷部這個變態。

長谷部這個犯罪者。

我要刀解他。←以上是這幾天我說得最多的話。

 

好,我要去刀解長谷部這個變態了。(住手

以上,謝謝觀看。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