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旅-TABI-(完)

-不動行光中心


*****

天正十年,五月廿九日。

 

不動已經三天沒有見到蘭丸。

雖然蘭丸叫他要乖乖的等他,但悶得發慌的不動結果還是偷偷溜出大宅前往天主閣去找蘭丸和信長。

(坊丸和力丸也不在,真幸運!)

 

天主的前門堆了不少行李,似乎是為了出行而作準備。

但是蘭丸並沒有告訴過不動最近會有出行的預定。

一邊感到疑惑,不動一邊到處尋找蘭丸的蹤影。

 

「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在二樓的房間外聽到信長的聲音,不動探頭看到信長和蘭丸正在談話。

「信長大人!」「行光…?!」

 

「我不是叫你留在我家等我嗎?怎麼來這裡了?」見到不動的出現,蘭丸難得的顯出動搖的表情。他馬上站起來走到不動的身邊想把他帶離開。

 

「信長大人要出行到哪裡去嗎?」

 

「不…」「啊啊,我要準備上洛了。」

打斷蘭丸的說話,信長親自回答不動的問題。

聽到信長的回答,蘭丸錯愕的回過頭去。

 

「上洛……?」不動這才想起了今天是什麼日子,而這次的上洛代表了什麼。

上洛途中信長大人會借宿本能寺,然後被明智光秀……

「信長大人、不能去!!!」

不動衝口而出,「蘭丸也不能去!!!」

 

『不動,記得絕對不能改變歷史。』

審神者的叮囑猶在耳邊,不動雖然知道不可以但也顧不到那麼多了。

 

「為什麼不能去?」

信長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盯著不動。「莫非你是要妨礙我天下布武的大業嗎?」

 

「不是這樣的…!」

就算說出在本能寺會被明智光秀襲擊,信長他們會死這種事大概也不會被相信,不動不知道該怎樣才能阻止他們。「總之、這次不⋯⋯」

 

「行光,你在這裡修行也差不多一年了,不如趁著這次機會回到你本來的主人那裡去吧。」

蘭丸突然沒頭沒尾的拋出了令不動驚訝不已的話。

 

「蘭丸?為什麼…?!」

 

「難道你打算一直在這裡當食客嗎?」

蘭丸冷淡得令人難以置信。「我們要準備出發了,你也自己作好離開的準備吧。」

 

「不要!!」面對這樣的蘭丸,不動整個人都失了方寸。「我要跟信長大人和蘭丸在一起!!」

蘭丸討厭他了嗎?還有因為剛剛他反對信長上洛嗎?那樣子也太不尋常了。

但他才不要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們。

絕對不能就這樣回去⋯⋯

 

「那麼我也要一起去!!」不動緊緊抓住蘭丸的手,「帶我一起去!!」

 

「我們這次上洛可不是去遊玩……」「我知道!!」

 

「最後這次就好⋯⋯讓我留在你們的身邊⋯⋯」

 

「蘭丸……求求你帶我一起去……」

 

「行光…」

面對不動的苦苦哀求,蘭丸的態度也稍為軟化下來。

但他還是遲疑的看向自己的主君。

 

「他想跟來就由得他吧。」

 

「信長大人……」蘭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轉過頭向快要哭出來的不動作出指示。「快去準備你的行裝,我們再過半個時辰就出發。」

 

「我、我知道了!!」

 

「信長大人,這樣真的好嗎?」

看著不動匆匆的離開,一轉剛才嚴厲的態度,蘭丸憂心的問道。

 

「讓他自己決定,這是我們說好的吧。」

 

*****

 

沿途中,不動不斷地思考自己該怎麼辦。

理智告訴他不能改變歷史,但情感上卻無法忍受再一次看著信長和蘭丸在自己面前死去。

現在的他相信自己有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在明智光秀出手前先把他打倒,但是打倒他之後呢?

信長和蘭丸會變成怎樣?

以後的歷史又會變成怎樣?

 

自己又會變成怎樣?

 

在思緒的迷宮中找不到出口。

但是時間並不會停下來等待他找到答案。

 

命運之夜終於都降臨。

 

天正十年六月二日的午夜。

當所有人都該沉睡中的時間,只有不動一直保持著清醒。

他無法忍耐什麼都不做的自己,打算要偷偷溜出去對付敵軍。

 

比起繼續抱著遺憾一個人活下去,

如果能夠拯救信長大人和蘭丸的話,他就算斷刀也心甘情願。

 

這就是他所得到的答案。

 

(對不起啊主人,看來我是無法遵守約定回到本丸去了。)

他拿起了本體的短刀毅然踏出了房門。

 

最後,他悄悄的去到信長房間前作最後的道別。

「謝謝你,信長大人,蘭丸。」

在信長和蘭丸身邊的這段日子太過幸福,就算他的刃生將會在這刻終結也都無憾了。

雖然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想讓這幸福的日子再長久一點…

 

「永別了。」

 

「行光,半夜三更的你要去哪裡?」

正想轉頭離開的不動卻被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蘭丸叫住。

 

「我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就此一別了,蘭丸。」

還有,謝謝。

 

「看來是今晚沒錯了呢,明智大人的背叛。」

 

「咦…」

為什麼蘭丸會知道…?

 

「行光,回去真正屬於你的地方吧。」蘭丸把信長的房門打開,裏面是穿上戰袍的信長。

而信長手中拿著的小黑盒不是其他東西,而是不動的終端機。

 

「那是…為什麼會在信長大人的手上?!」

 

「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

「透過這個機關,你現在的主人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了。不動行光,你以為我會隨便就把來歷不明的小鬼放在身邊嗎?」

 

蘭丸接著信長的話繼續講下去,「本來我就有在懷疑明智大人打算在這次的出行中背叛,看到行光你的反應就更加肯定了。」

「本來我想讓你留在安全的地方不讓你來的,但是信長大人說⋯⋯」蘭丸欲言又止。

 

「這是屬於我們的歷史,是生是死由我自己決定。」信長走到窗前看著遠方,一萬三千大軍的吶喊聲已隱約可聞。「我第六天魔王還沒有墮落到需要你這樣一把小短刀保護,哈哈哈哈哈哈!」

 

不動驚愕的跌坐到地上。

原來信長和蘭丸早就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只是一直沒有揭穿。

還若無其事的把自己留在身邊。

一直被矇在鼓裏的是自己才對……

 

信長拿起終端機打開電源,電子器材的光芒馬上照亮了昏暗的房間。

「蘭丸,是按這裏對吧。」

 

「我記得應該是……」「不要!!」

不動抓住了蘭丸的衣袖不讓他到信長的身邊去。

 

「行光,放手吧。」

 

「我不要!!」

「我喜歡信長大人啊…」

「也最喜歡蘭丸了………」

 

「你們那樣愛過我我卻無法回報你們…我不要再嘗一次這後悔的滋味了!!!!」

不動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喊。

 

「這一次、這一次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所以……」

「行光。」蘭丸輕輕的拉開了不動的手。「你回去吧。」

 

「陪我們到最後的,有我手上這一把不動行光就已經足夠了。」

 

聽到蘭丸無情的話語,不動絕望的垂下了手。

 

沒用的刀果然是得不到蘭丸的原諒吧。

這一次也無法回報主人的愛。

被蘭丸乾脆地捨棄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信長大人,」蘭丸頭也不回的走到了信長的身邊一起看著那小小的機器。在不動眼中終端機就有如將會把他的世界毀滅的按鍵。

「…根據指示,是寫著完畢這個,按下去應該就…」

蘭丸的聲音冷冷的不帶一點感情,一字一句猶如冰冷的刀鋒一樣把不動撕裂。

 

「蘭丸。」

突然,信長握起了蘭丸準備按上液晶畫面的手。「去和他好好的告別吧。」

「…沒有這種必要……」

 

「蘭丸。」

對著面前固執的小姓,信長加重了語氣。「看著我。」

 

蘭丸抬起頭看向信長,和冷淡的語氣相反,那清秀的臉早已佈滿淚痕。

忍耐著分離的痛苦而一直扮作黑臉,無法抑制的眼淚卻出賣了自己的真正心意。

「我⋯⋯」

 

「不要讓你和他都後悔。」

信長重重的從後推了蘭丸一把,讓他衝向前直接跌倒在不動的面前。

 

「蘭丸…?」「對不起……行光…」

一直繃緊的精神終於都崩潰,蘭丸像個孩子般邊哭邊緊緊的把不動抱進了懷內。

「對不起……但是我…沒有辦法……

必須要讓你回去……」

 

「你的出現…我真的很高興很高興……可是我…」

抽泣到幾乎透不過氣來的蘭丸仍然在努力的傾訴著。

 

「跟行光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不想跟你分開…明知道不可以但我還是裝作不知道……」

 

「我也最喜歡行光你了……」

「對不起……」

 

「蘭丸……!!」

不動也緊緊的回抱蘭丸不肯放手。

得知蘭丸對自己冷淡的態度原來都是演戲,自己沒有被討厭,安心下來的不動也哭得像個淚人。

 

但是揚著桔梗旗的行軍逐漸接近的聲音卻不得不把他們拉回殘酷的現實。

「這次真的是最後了呢。」

輕輕的放開不動,蘭丸哽咽著露出了淒涼的微笑。

 

蘭丸解下了自己的髮帶,把它綁在不動的髮上。

然後從懷內拿出了另一根白色的髮帶。

髮帶有點殘舊了,還被染上一灘灘如乾掉的血跡一樣的灰褐色。

 

「這是…?」

 

「行光最初來到時受傷後染到血的髮帶,對不起我偷偷收起來了。」

蘭丸邊說邊把本來屬於不動的髮帶綁到自己的頭上。「就當是紀念吧。」

 

「行…不動,」蘭丸輕輕的把自己的額頭靠向不動的額頭,緊緊握住他的雙手。「不要再自責了。」

 

「去抓緊你的幸福吧。

你的身邊還有許多愛你的人,好好珍惜他們。」

 

「謝謝你。」

 

「蘭丸…謝謝你……」

終端機發出光線,不動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消失在蘭丸的眼前。

同時,終端機也消失無蹤。

不動像是從沒有在這時空出現過一樣,消失得不留一點痕跡。

 

「回去了…呢……真像一場夢。」

蘭丸擦乾眼淚看向一直默默守護著他們的信長。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

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信長揚起了手中的扇子唱起了敦盛。

一曲終了,刻在歷史中的重要時刻即將來臨。

 

「蘭丸,要迎戰了。」

「遵命!!」

 

*****

 

跟出發的時候一樣,從強光中不動回到了2205年的本丸。

 

「不動、歡迎回來!!」

面對著盛大的歡迎,不動先是一陣錯愕。

 

在他眼前的有早己等候他多時的審神者,還有一如以往板著臉卻掩飾不了擔心神情的長谷部,站在後方的宗三和藥研。還有其他短刀同伴、他的酒友們……

 

不動這才發現自己原來被那麼多人包圍著。

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

現在才重頭來過的話會不會太遲…?

 

(信長大人和蘭丸…總有一天當我的任務完成之後,會在彼岸再次相見吧。)

(在那之前,為了不讓蘭丸擔心,我會努力得到幸福的。)

 

第二次的離別不是代表結束,而且代表一個全新的開始。

信長和蘭丸會一直在他的心中。

和他們渡過的一分一秒都不會輕易忘記。

 
 

摸摸頭上的髮帶,不動難得地露出了率直的笑容。

 
 

「我回來了。」

 
 
 

(完)

 

*****

 
 

後記:

終於都寫完了!!!!不知不覺寫了差不多兩萬字!!

打上(完)的時候感覺就像是把讀完一本書合起來的滿足感。

從構思到寫完差不多也用了一個月,雖然內容的走向我完全控制不到就是了www

信長的戲份好少好少好少……

不過對我來說,不動最後主人應該是蘭丸吧?信長是他一直憧憬對象這樣?

雖然兩個都有愛過他(淚)

寫最後一話的時候途中自己哭了好幾次……

 

其實蘭丸他們一開始就知道了不動的真正身份,是不是很驚訝www(鶴丸腔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結局了,不會背棄過往的主人而展開新的旅程。

過幾天應該會再寫一篇外傳的,給我一點時間~

 

如果大家有什麼感想的話歡迎提出,我需要喜歡不動的同好wwww

純聊天也可以ww

 

順便來推一下我在寫文時用的BGM:

たまにはゆっくりfrom Y to Y歌ってみた=のど飴。

 

変わらない気持ちでまた出会えたら良いね

そして手を繋ごう

その時まで

 

「またね」 



另外,今天我家本丸的不動也終於lv99了!!(其實本來這篇文最初的用意就是想迎接+慶祝他練滿的www中途變成親友的同人文

還特地安排一早就練滿的長谷部陪他迎接這個重要時刻(へしふど廚自重)

這樣就隨時可以準備讓他去修行了…雖然應該真的會虐到爆……

其實還有好多好多話要說但我怕再說下去的話後記會比本篇長,總而言之,謝謝看到最後的大家!!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