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最甜的一天(長谷部x不動行光)

「這是什麼……?」

不動行光驚訝的看著長谷部捧進自己房間的一大箱甘酒。

 

「這是主人給你的禮物。」

「給我的?」不動行光好奇的走到箱子旁,「突然給我這種沒用刀禮物是想怎樣啊……」

雖然是這樣說,但不動還是不客氣的從箱中拿出了一罐甘酒出來享用。

 

「聽說今天是甘酒之日,所以也是你的日子,是主人決定的。」

「我的日子?」

 

「首先要說聲恭喜你。」長谷部從口袋拿出一張背面寫著【審】字的小紙條仔細的閱讀,然後扭曲了他俊美的臉。「嗚…!!」

讀完後長谷部小心的把紙條重新摺好放回口袋。

 

「不動行光,為了慶祝屬於你的日子,今天一整天、我……可惡!我的懷抱都是你的。」

明顯是非常不願意地說出的這番話,長谷部說完後馬上別過了臉。「不要誤會,這是主命。」

 

「誰、誰要你的懷抱啊!!!」不動馬上警戒的退後了兩步。「真令人不舒服!!」

 

「你這…!」

面對著異常抗拒的不動,雖然長谷部也不願意,但是也決心要完成主命。「總之,快進來吧。」

長谷部板著臉,張開雙臂一步一步的接近不動。

 

這到底是什麼懲罰遊戲。

對長谷部下這種命令完全不知道主人是想要他們關係變好還是純粹是主人的惡趣味。

 

不動慌張的退後,卻不小心踩到甘酒的空瓶子滑倒了。

「嗚嘩───!」

在不動就要跌倒在地上時長谷部千鈞一髮的伸手拉住了他,順勢把他緊緊抱進懷內。

 

「快、快放開我!」不動不斷扭動身體想要掙脫長谷部的懷抱卻被抱得死死的。「混蛋壓切……!」

「不要動,給我乖乖的待好。」

 

見長谷部沒有放手的打算,自己的力量又敵不過他,不動也只好放棄無謂的掙扎。

而長谷部雖然成功的達成主命抱住了不動,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該什麼時候放手才好。

二人就這樣尷尬的維持著相同的姿勢站在房間的中心。

 

因為體格差的關係,不動幾乎整個人都埋在長谷部的懷中。

隔著衣服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長谷部穩定的心跳聲,還有那溫暖的胸膛,令不動不知不覺的放鬆了下來。

 

(總覺得好懷念……)

在得到人的身體前,還是護身短刀的時候,不動記得蘭丸總是把他揣在懷內。

雖然自己當時只是冰冷的鐵塊,但是蘭丸的體溫總是讓他得到安寧。

在顯現後反而跟誰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讓他幾乎都要忘記在別人的懷抱內到底是什麼感覺了。

「好溫暖……」

不動閉上了雙眼,迷濛的伸出手回抱住長谷部的腰。

 

看到平常總是帶著刺的不動乖巧的待在自己的懷中,長谷部不自覺的露出了難得的微笑。

(如果平常都是這樣的話不是也很可愛嗎……)

 

「吶壓切…」從長谷部的懷中傳來小小的聲音。

「叫我長谷部。」

 

「這個,只限今天嗎?」

「主人可不會每天都給你禮物。」

 

「我不是說那個啦!笨蛋長谷部……」沒想到長谷部竟然會沒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動扭扭掐掐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越講越小聲。「是現在的這個啦……」

 

「現在的?啊……」

總算明白不動指的是什麼,長谷部伸手摸了摸不動的腦袋。

「如果空著的話你就來吧。」

 

「明明就沒有其他人會願意進到你的懷抱……」

不動小聲的吐槽著。

雖然語氣好像很冷淡但是長谷部說的很明顯就是「隨時都可以」的意思。

 

「你說什麼?」「什麼也沒有───」「這小鬼…!」

 

「吶,這也因為是主命嗎?」

 

「這是我自己的意思。」

長谷部把自己的下巴擱在不動的頭頂,不讓他抬起頭看到自己的表情。

 

抱著不動時的長谷部到底露出了怎樣的表情,還不是時候讓不動知道。

暫時保持現狀就可以了。

 

總有一天……

 

 

<完>

 

 

後記:

1月20日120是不動之日!!!

而且還是甘酒之日!!!

 

以刀舞本丸的感覺寫了一篇少甜的賀文,這時的他們還沒有在交往XD

へしふど真的好好啊……希望不動會幸福!!(淚流滿面)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