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二人的時間(長谷部X不動行光)

「不動,晚安了。」「晚安~」

同為夜戰部隊歸來的藥研和不動到大浴場洗去一身的疲勞後,便分別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動!」才走了兩步藥研突然叫住不動。「記得把頭髮吹乾才睡啊。」

明明留著一頭漂亮的長髮,但不動總是不會好好打理。現在也是肩上披著大毛巾,任由只是隨意擦了一下的頭髮一直滴水。

「好好我知道了~」

 

不動不以為然的揮揮手跟藥研告別,向著粟田口房間的相反方向離去。

本丸中相同刀派的刀劍男士大部份都會被編排到同一個房間,雖然也有因為自己要求的例外,像是同室的三名槍,還有堅持要跟和泉守兼定一起住的堀川國廣等。但不屬於任何現有刀派的不動,當初來到的時候就決定了住進單人房中。

走過長長的走廊,不動回到了自己房間前但是沒有進去。

遲疑一下之後走向了下一間房間。

 

「壓切,我要進來了。」

也不等房內人的回應不動就擅自拉開了紙門走進去。房內人也像是習慣他這樣的行為一樣並沒有任何意見。

 

「說了多少次叫我長谷部。」

只是對於無論更正多少次都不改的稱呼感到不滿。

 

「今天的工作還未做完嗎?」不動站到長谷部的身後好奇的望向桌上的文件。

做事一絲不苟又認真的長谷部明明不是近侍但仍然被審神者拜託處理大部份跟時空政府往來的文件。

能夠為審神者出一分力,長谷部也樂意接受。

 

「還差一點就做完了……好冰!!!」

正在認真處理文件的長谷部突然彈了起來按著自己的後頸。原來是不動頭髮上的水滴到了他。「不‧動‧行‧光!!」

 

「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帶著一頭濕髮走來走去的?!」

是長谷部看到從房門到不動腳下的榻榻米上留著的水跡突然之間覺到頭好痛。

 

「太長了毛巾擦不乾嘛…又很麻煩……」

「給我過來。」

長谷部一手抓住不動的手臂,把他拉到一邊後自己先盤腿而座,然後再讓不動坐進自己的懷中,從旁邊的矮櫃中取出了吹風機插上了電源。

 

不動抬起頭看向長谷部,得意的笑了。「嘿嘿,你要幫我吹乾嗎?」

「給我頭低下去!」「嗚嘩!」

長谷部一拿著吹風機一手粗暴的把不動的腦袋推回去。

打開吹風機的電源,長谷部熟練的撩起不動的長髮從頭頂的髮根開始吹起。

 

已經不是第一次,不動帶著一頭濕髮來到自己的房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動總是在睡前過來消磨時間順便討個抱抱再回房間。

起初還是很別扭的靜靜坐在一旁也不說話,一直等到長谷部做完所有工作之後才不好意思地抱上去然後通紅著臉衝回自己的房間。

但漸漸就變本加厲,邊喝著甘酒邊躺在地上滾來滾去,甚至是直接過去打擾長谷部的工作,擅自爬進他的懷中。

最近比較多夜戰的時候就會沐浴過後不回自己的房間直接過來。

 

起初長谷部都會怒吼然後拿毛巾幫不動胡亂的擦乾,但是擦完之後不動又會投訴長髮全都打結了又變得很毛燥結果就只會更加麻煩。最後長谷部也只好認命用吹風機好好幫他吹乾這一頭令人困擾的長髮。

然後幫不動吹頭髮這件事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長谷部的日課。

習慣真是可怕。

 

只是長谷部都沒有想過要把不動趕回去自己的房間。

 

一邊吹頭髮長谷部還很盡責的一邊用桃木梳把不動的頭髮梳齊整。

平常總是綁著高馬尾的地方還留著一圈橡皮筋扎過的痕跡。

 

「我是不是太過縱容你了……」

長谷部忍不住開口了。

「唔?長谷部你說什麼了?」

因為吹風機的聲響,不動聽不清楚長谷部講的話,於是又轉過頭看向了他。

對上不動疑惑的視線加上入浴後微微泛紅的臉,長谷部沒來由的感到動搖,連忙把他的頭轉回去。

 

「給我好好看著前面。」

「什麼~?」

長谷部用力固定著不動的腦袋不讓他再轉過來。不動雖然在意但也只好乖乖的坐好等待長谷部幫他吹完頭髮為止。

在吹風機轟轟的聲響下不動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跟長谷部變成現在的關係呢?

當初明明感情那麼差。

 

不動回想起自己剛到這個本丸時的事情。

因為信長大的事而跟長谷部一直吵架,甚至把宗三和藥研都牽涉進來了。

宗三那時候打向長谷部那結結實實的一拳當時真的把大家都嚇呆了。

那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宗三。

然後在本能寺之變的出陣中,長谷部三番四次的出現保護自己。

還一直提醒自己現在該做的事。

雖然令人生氣,但是當他們再見到信長時,不動看到了長谷部不自禁地向信長伸出的手時,他也明白了長谷部跟自己其實抱著相同的痛苦。

長谷部也一定很寂寞吧。

因為當初得到太多的愛了,被捨棄後才會有那麼多的恨。

 

如果那時候,長谷部能夠陪著信長大人到最後的話……

 

「好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長谷部已經收起了吹風機,輕輕拍了不動的頭示意讓他離開。

「長谷部……!!!」

不動離開長谷部站了起來,然後猛然的飛撲過去緊緊的抱住長谷部。

雖然長谷部馬上反應過來伸手接住不動,但突然的衝力卻讓他們雙雙向後倒下去。

 

「痛…你到底想怎樣……!」

長谷部摸摸撞到地上的腦袋,想要把不動抓離自己的懷抱,但不動只是死命的搖頭,緊緊的抱緊長谷部不放開。

 

「不動…?」

 

「雖、雖然我只是沒用刀……」

不動努力的想要傳達他的心情。

 

「但是……」

 

「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的……」

 

長谷部錯愕的看著不動,但是隨即輕笑了起來。

想必是這個比別人多想一倍又悲觀的小笨蛋又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吧。

明明自己才是最怕寂寞的那個,還說什麼不會離開呢。

真是笨得惹人憐愛。

不動只要像以前一樣無憂的笑著就好。

 

「為、為什麼要笑!!」

 

「那還真是多謝了,不動行光。」

趁著不動不解的抬起頭,長谷部輕輕的把唇貼上了不動的額頭。

 

「嗚嘰!!!!!!」

雖然只是額頭,但突然被親吻的不動嚇得馬上坐起來雙手按住剛剛被觸碰的地方。

「你你你幹什麼了!!!」

 

「明明沒有喝酒但是臉好紅呢。」

看著不動有趣的反應,長谷部忍不住想要調笑他。

如果繼續這樣玩下去不知道可以見到不動怎樣的表情?

實在令人無限期待。

 

「那那那是因為天氣太熱了!!!」「是嗎?我倒是覺得有點冷啊。」

二月的寒冬中外面還下著雪。

 

「我、我要回去房間了!!!」

不動站起來打算要離去但卻被長谷部一手拉住帶到床舖去。

「不是說要一直留在我身邊嗎?今晚留在這裡陪我睡吧。」長谷部邊說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正好今晚有點冷,來當我的暖包吧。」

 

「嗚……!!!」

自己說出口的話又不能反悔,雖然覺得長谷部的理由好像怪怪的但是不動也只能乖乖的被抓進長谷部的被窩中。

「小孩子的體溫果然比較高呢。」

不動整個人被長谷部擁在懷,雖然並沒有什麼不適感也很溫暖,但是心臟卻噗通噗通的跳得好快靜不下來。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這樣子要我怎麼睡得著……笨蛋長谷部……)

 

不動悄悄的抬起頭偷看長谷部的臉。

即使是關上了燈還是可以看得很清楚。

 

白天總是板起臉長谷部睡著時整個臉都放鬆下來,總是皺著的眉頭也被撫平,長長的睫毛下的眼瞼遮住了那紫藤色的瞳孔。如果說宗三是傾國的「美」,長谷部大概就是能讓人屏息的「帥氣」了吧。

當然絕對不會對他本人講。

 

那樣子的長谷部現在竟然毫無防備的抱著自己睡覺。

不動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又像火燒一樣紅了起來。

 

不動把頭靠上長谷部的胸前,閉上眼靜靜的感受著對方的心跳。

雖然怎樣也平靜不下來,但是也不想離開。

 

(不過,這樣子好像也不壞……)

 

 

所以,再一點點就好,讓我留在你的身邊吧。

 

 

~完~

 

後記:

恭喜不動實裝一週年!!!

這篇是[最甜的一天]的後續~繼續刀STAGE本丸!

對著谷部盡情地任性的不動還有已經察覺到自己心意的谷部///////

呼呼呼什麼時候會兩情相悅呢~寫這對就覺得快要把自己甜死了~~~

 

大家請繼續多多支持へしふど~~!!!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