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LOVE DAYS(長谷部X不動行光)

前回請參照

1)最甜的一天

2)二人的時間

 

*****

 

難得寧靜的晚上。
晚飯過後壓切長谷部一個人靜靜的待在自己的房間看書。
雖然身為刀劍但難得擁有了人的身體,也想要學習多一點人類的知識。
長谷部讀書的範圍很廣,從歷史到天文地理,詩集、小說又或是各種工具書都有所涉獵。
這晚他所閱讀的是以前主黑田官兵衛的故事改篇的小說。
這是從審神者處借回來的。
看到自己從織田信長手中被下賜到黑田家的部分長谷部的心情也相當複雜。

雖然現在,不管是信長還是黑田孝高、長政…全部都已經不在了。
曾經馳騁沙場,然後被下賜,被當作寶物一樣小心翼翼的供奉,一代傳到下一代經過了幾百年。人類終究壽命有限,他看著無數的人的一生走到盡頭,但是能夠一直在他身邊的人一個也沒有。

讀到一個段落,長谷部放下了書掐一掐因長時間集中而疲倦的眉間。
「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嗎?」伸了個懶腰,他決定要起來走走順便到廚房去喝杯水。
才走到半路,就聽到玄關傳來一陣騷動。

不好的預感向長谷部襲來。
他想都不想就轉向玄關的方向趕過去。

「怎麼了?!」
迎面而來的是前往池田屋練等的短刀部隊。
「我們途中遇上檢非違使了……」長谷部扶起一身狼狽的博多藤四郎,後面的是博多的兄弟們,信濃、後藤還有包丁。
四人的傷勢都不算嚴重,只是第一次在戰場上碰到檢非違使,受了不少驚嚇和打擊的樣子。
只是長谷部記得出陣的陣容的確還有兩名。

「你們不是有藥研跟著嗎?還有不動……」
修行回來的藥研應該足以輕應付高等的檢非違使才對。
說到一半長谷部也顧不得赤著腳衝出了玄關。
出現在他眼前的景像卻令他幾乎停止了呼吸。

纖瘦的藥研艱辛地扶著跟他差不多身高但比他更要強壯一點的不動,一步一步的走向本丸。
已經失去意識的不動衣服變得破破爛爛的,鮮血從被貫穿的腹部的傷口湧出來,在地上留了一道血痕之路。
「不動…!!!」「對不起啊長谷部…是我沒有第一時間解決敵人、不動他替我擋下了……」
在長谷部衝上前接過不動時藥研自責的說道。身為隊長的他讓同伴重傷是他的責任。
第一輪攻擊時沒有解決的高速槍偷偷繞到了自己的身後,在他發現之前不動就已經衝了出來替他擋下了那幾乎致命的重擊。

雖然明知道戰鬥中受傷是難以避免的事,但看到不動的慘狀還是讓長谷部幾乎忿怒得失去了理智。
「藥研你這個隊長是怎麼當的…?!」「唔咳咳咳咳!!!…」
由得不動滿身的鮮血染紅自己的純白襯衫,長谷部慌亂的按住不動身上的傷口。
「不動、不動!!!振作一點!」
那平常總是因為醉酒而通紅的臉,現在一點血色也沒有。
蒼白如紙。
「不要怪藥研……是…我沒用……」
不動虛弱的開口了,他努力的想舉起手摸向長谷部的臉但是怎樣也使不出半點力氣。「對不起呢…長谷部……」
長谷部這樣擔心的表情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要再說了、我……」

「還在外面做什麼!手入室空出來了還不快點讓不動進去!!!」
近侍山姥切國廣匆匆的跑出來打斷了長谷部的話。

聞言長谷部馬上小心翼翼的橫抱起不動往手入室跑去。

「長谷部,你先去換件衣服吧。」
把不動送進手入室後,長谷部還是憂心的待在門外不離開。
山姥切嘆了一口氣。看到滿身鮮血的長谷部,還以為受了重傷的是他。「這裡有我在看著就好。」

「不,我……」

「你這個狼狽的樣子才會讓不動擔心吧。」
山姥切抬起頭,披風下的明亮雙眸直直的盯著長谷部。語氣雖然輕柔但卻不容拒絕。

「……好吧。」說不過山姥切,長谷部也只好先行離開。「我等一下再過來。」

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了被染紅的上衣,長谷部換回了平常穿的運動裝。
想起剛才的情況,實在覺得異常的失態。
練度不夠的刀出陣時受傷是常有的事,而且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每次出陣必定會讓所有刀都帶著護身符,就算受到重傷也絕對不會斷刀。
自己也多次徘徊在生死之間,但只要能夠回得到本丸手入就能夠完全治好。

根本就沒有必要那麼擔心。

只是看到不動的身體被貫穿了一個洞,他的心頭也好像被挖空了一塊一樣,當下幾乎失去理智。
如果傷害不動的敵人在他面前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對方千刀萬剮吧。

從什麼時候不動的事情竟然能夠如此牽動自己的情緒。
長谷部不禁以雙手掩住臉。
「真是太難看了……」

「長谷部…?」
不知道什麼時候身後的紙門被打開,不動從門外怯生生的探頭進來呼喚長谷部。
手入過後的不動換下了正裝,放下長髮換上了統一放在手入室的灰白色浴衣。
雖然臉色還是偏蒼白,但看起來還算精神。

「不動?!你不是還在手入…?」
「最近不是有手入時間零的活動嘛……」「喔、對喔…」
說完二人陷入了一陣尷尬的沉默之中。

站在門外的不動正猶豫著要進去還是回自己的房間時,長谷部再次開口了。
「進來吧。」
得到了入室的允許,不動拿著甘酒坐到了長谷部的面前。

「……」

 

「………」
「是說這個手入時間零的活動真方便呢!明明肚子開了這麼大一個洞,卻一下子就治好了!」
為了化解二人之間的尷尬,不動故意裝作輕鬆的拿自己的傷勢說笑。

「……」
想不到長谷部不但沒有笑,還板起了臉開始嚴厲的教訓不動。
「為什麼不好好保護自己!」

「藥研就算沒有你的保護也足以輕易解決敵人、在戰場上你只要顧好自己就好了!」

「你這樣…」「我知道我是在拖大家的後腿!!!」
長谷部說到一半低著頭的不動突然大聲打斷了他的說話。

「我知道我是保護不了主人的沒用刀!!也沒有去修行的資格!!永遠都不可能變得像藥研他們一樣強、一樣可靠……」
不動一邊說,斗大的淚水滴落在榻榻米上,留下一個又一個深色的痕跡。「但至少擋箭牌我還是能夠勝任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看到突然哭出來的不動,長谷部也一時亂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你知道我每次見到他們興高彩烈的去修行回來時我是什麼感受嗎?!沒用刀一輩子都是沒用刀啊!!!」
無法保護前主的悔恨、還有落後於他人的自卑感。
不動只能每天借酒唱著歌自嘲,誰都不知道他心底裏真正的感受。

「笨蛋!」
長谷部雙手緊緊抓住哭得幾乎崩潰不動的肩膀。「你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沒用刀。」
「從來都不是。」

「騙人……」不動淚眼婆娑的抬起頭,對上的是長谷部堅定的眼神。「噎!我不要你同情我……」

「你明明就叫我只要顧好自己就好……」

這個固執的小笨蛋。

長谷部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把不動顫抖的肩膀擁進懷內。
「不要隨便誤解別人的說話好不好。」

「才不是誤解!!」
不動掙扎著想要離開長谷部的懷抱,卻被抱得更緊。

「不動,我是擔心你啊。」

「欸……?」

「你不是說過會一直留在我的身邊嗎?已經不記得了?」
「可是我……」
不動想起自己曾經對長谷部作出的承諾,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是好。

「你不是沒用刀,現在的主人對大家都一視同仁,前往修行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答應我多愛惜一點自己,不要讓我太擔心,好嗎?」

「長谷部,」
不動停下了飲泣抬起了頭,因為剛剛的大哭讓他的雙眼也腫了起來,鼻頭也紅紅的。「對不起……」

「你明白我想講的話就好。」
像是對於溫柔的自己感到不習慣,長谷部不好意思的轉開了臉,順手從旁邊的面紙盒抽了張面紙遞給不動。「擦一擦你那哭得亂七八糟的臉吧。」

「什麼叫做亂七八糟的臉啊…」不動一邊抗議一邊接過面紙,用力的擤著鼻水。「不過話說回來啊,」

「剛剛那樣慌張的長谷部還是第一次見到,嘿嘿……」

「你還好說!」長谷部毫不留情的伸手掐住不動的鼻子。「給我忘掉!」
「痛痛痛痛痛鼻樑要斷了!!!!!我知道了啦!!快放手!!!」

「暴力狂長谷部…」
好不容易讓長谷部放開手,不動邊揉著鼻子邊小聲嘟嚷著。「怎麼可能忘得掉啊……」
雖然當時因為受了重傷而神智不清,但不動在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那個只看著自己、焦急的神情……
還有一直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總覺得心頭好像被什麼東西塞住一樣,滿滿的,又覺得好溫暖。
這突如其來的感情像是快要溢滿出來一樣,令人不知所措。

「長谷部…」
不動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了長谷部的衣袖,輕輕的把額頭靠上了他的胸口。「謝謝你這麼擔心我。」
如果不動這個時候抬頭的話,大概會見到因為自己那近乎撒嬌的舉動而背景開滿櫻花的長谷部。
當初混身是刺一般的小酒鬼撒起嬌來也可愛得太過份。

「不動。」「什麼?」
長谷部抬起了不動的下巴,把自己的唇貼近不動,近得不能再近。

「我想吻你。」

「如果討厭的話就把我推開。」
如果被拒絕了的話就趁還未陷得太深之前趕快抽身。

他承認自己很狡猾,把決定權交給了不動。

如果是平常的話,不動應該會生氣的推開他,說「作弄沒用刀很好玩嗎?!」吧。

「笨蛋長谷部。」


「我怎麼可能會拒絕……」


不動的反應完全超出了長谷部的預想之外。
他沒有推開長谷部也沒有生氣大吼。

而是主動的把臉湊向前把吻上了長谷部的唇。
只是緊閉著眼睛,單純的唇貼著唇。
但是也能感覺到不動緊張得微微的顫抖著。
一點也不浪漫,也談不上什麼技巧,只是生澀的吻著對方。
光是這樣已經用盡了不動的所有羞恥心。

才過了幾秒不動就滿臉通紅的首先離開了長谷部的唇。
見長谷部只是錯愕的看著自己,不動惱羞的別開了臉。

「說些什麼啊!這樣害我好像做了很奇怪的事一樣……」

「真是敗給你了……」長谷部忍不住輕笑出聲,「你的接吻技巧也太差勁了吧?」

「什、什麼!!!!!反、反正沒用刀就是連接吻都做不好啊!!!」
而且沒人問你接吻的感想啊!
真是一點都不懂氣氛的傢伙!!!
「我、我要回去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去吻他的結果反而被取笑,不動生氣得打算要站起來離開。

「別走。」
比不動的行動更早一步,長谷部又把他擁進自己的懷內,笑著揉亂他的一頭長髮。
「我的意思是,」

「讓我來慢慢教你吧?」這次沒有等待不動的回答,長谷部如蜻蜓點水般反覆輕啄他的唇。「無論多少次。」

「到、到時候被沒用刀吻得腰到直不起來的話可不要後悔啊!!」
雖然語氣還是一如以往的不饒人,但說出來的對長谷部來說可是無比誘人的甜言蜜語。


「那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看著在懷內不甘心地鼓起臉頰的可愛戀人,長谷部忍不住憐惜的吻了他的前額,然後想起了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還未直接對不動說。





「不動,我愛你。」



~完~


後記:

寫!完!了!!!

刀STAGE本丸的へしふど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本來打算每個月至少寫一篇文的可是結果3月還是來不及……對不起我的產量太低了orz

好想寫接下來的H啊(喂)

 

話說差不多寫完時收到了之前在日本訂的同人,一看才發現有部份細節跟這篇的內容好像…

跟喜歡的繪師想到一樣的事情覺得好開心啊,我們對へしふど的認知是一樣的(淚流滿面)

 

好想好想看更多的へしふど啊求同好!!!!

最近到處都只看到藥不和貞不,沒有へしふど好寂寞……


如果大家看完有空的話歡迎留下感想!

或者說一下想看什麼也可以wwww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