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吐子

前夜(長谷部X不動行光)

命運總是這樣突如其來的降臨。

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



「找我嗎?」

不動來到審神者的房間,話音未落門就自己打開了示意他入內。「有什麼貴幹?」


早就練到滿等的不動行光近來完全沒有出陣的機會,每天都只是出出遠征或者當一下內番,根本就沒有什麼需要審神者親自交代的事情。

反正就是沒用刀,也好,不動也樂得清閒。


話是這麼說,但其實這只是不動表現在其他人面前的態度。

看著其他短刀們一個又一個的去修行變強,今劍和亂藤四郎這些一開始就在本丸的刀就不用說了,前一陣子連比自己更遲顯現的信濃都修行回來了,不動的心裏不可能完全沒感覺。

只是他完全沒把這焦慮表現出來。


『說不定因爲自己是沒用刀所以沒有修行的機會。』

沒人知道他抱著這個想法渡過了多少個挫折的夜晚。


「不動,我剛剛收到政府通知了!」

審神者的聲音雖然壓抑但依然難掩興奮。在他身邊的是靜靜地正座在一旁待機的近侍長谷部。


「嗄?什麼政府通知?」

不動一頭霧水的皺起了眉頭。


「不動的修行通知!!!」

審神者把手上的公文秀到不動的面前,「明天開始就可以出發了!」


「出、發⋯⋯?」還未來得及消化審神者的話,不動本能的抓過公文。公文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這次列入修行名單的,的確是自己的名字——不動行光。


真的、輪到自己了。


從第一個出發的今劍到現在幾乎過去一年了,這個機會終於都落到自己的身上。


「不動?」見不動只是死盯著公文久久不發一言,審神者憂心的開口了。始終在本丸中對前主的依戀最深的就是不動了,總是自虐地說著自己是無法保護前主的沒用刀的不動實在令審神者擔心不己。


「明天就出發嗎?」

不動很快的從沉思中醒來,平靜的問了一句。


「啊,是的…長谷部。」「是。」

審神者轉向了長谷部,然後長谷部很快的從一旁拿了一大個包裹交到不動的手上,順手從他的手上接過已經被掐得皺巴巴的公文。


「這是主人為你準備的修行道具。」


「喔。」


本來以為不動應該會說些什麼「讓我這樣的沒用刀去修行好嗎」「事到如今去修行又有什麼用」之類的話,但他結果只是順從的把修行道具接過,讓長谷部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沒什麼其他事的話我先回房間了。」

不動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平靜,得到審神者的允許後便抱著一大包修行道具離去。



「這樣好嗎…?」

不動離去後,長谷部的視線仍然沒有離開門口。

這麼突然就讓不動獨自前往修行,長谷部除了不安還是只有不安。


「長谷部,去吧。」「咦…?」


「擔心不動的話就去陪他吧,這邊剩下的工作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了。」

雖然不動一直都不願意親近自己,但是他跟其他人的關係審神者可是一直看在眼裡。

不動跟誰的關係最好,最信任誰,又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


「可是…」「這是主命,可以了嗎?」

對於盡責的長谷部,審神者也只好使出『主命』這個殺手鐧。


「……謹尊主命。」說不過審神者的長谷部欠一欠身,匆忙的前往不動的房間。


來到不動的房門前,長谷部察覺到門並沒有完全關上。
從門縫中看進去,只見不動把剛剛帶回來的修行道具放在自己的面前,只是默默的盯著它。

「不動。」
長谷部走進房間坐到了不動的身邊。

「吶,長谷部。」
不動並沒有轉向長谷部,只是繼續看著那一套修行道具。「去修行的話很大機會會見到前主對吧。」

「對。」

本丸中已經有十振以上的短刀修行回來,他們的經歷不多不少也有聽說過。
同為織田家之刀的藥研也理所當然的去見過信長了。

這個問題長谷部也沒有必要隱瞞。

「信長大人和蘭丸……」
本能寺之變的時候他無法保護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去。
那時的痛苦回憶到現在仍然是不動的夢魘。

然而歷史是不能改變的。
縱然有機會再次去到信長和蘭丸的身邊,是否只能再一次無助的看著他們的生命走到盡頭?

渴望再次相見但同時也對此害怕不已。
這個矛盾的心情令不動不知該如何是好。

「如果你不想去的話我可以幫你跟主人講。」
身為不動的戀人,長谷部當然明白不動在糾結的原因,如果不動真的不想去的話他也不想強逼他。只是他必須要先知道不動真正的心意。
於是他選擇了試探不動。

「我不是不想去,只是……」「你害怕了?」

「害怕再次見到那個男人死在你面前,還是害怕那時候會忍不住出手救下他改變歷史?」
「我……」
對於長谷部的話不動無從反駁。

自己獨自回到那個時候,如果沒有任何人阻止的話他也許真的會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
他對自己沒有信心。

如果真的出手了,就再也回不來這個本丸、還有長谷部的身邊了吧。


不動自己也沒有想到,比起自己的安危,歷史的正確走向,他更在意的是面前這個男人。
對他而言,長谷部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重要的?

他曾經以為,除了信長和蘭丸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三個會令自己如此牽掛的人了。


人類的「心」真是奇妙的東西。

如果並不擁有感情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煩惱了吧?


「如果我真的回不來的話……」


「我在這裡等你。」

長谷部伸手撫上了不動的臉,堅定的開口了。「如果你不回來的話我就去接你。」


「長谷部……」

「去修行吧。為了主上而變強回來。」

「也為了我,為了你自己。」
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他希望不動經過這一次修行不單止會變強,更重要的是能夠擺脫「沒法保重前主的沒用刀」這個陰影。


他希能不動能夠變回從前那個總是笑著的不動行光。

他輕輕的用指腹擦去了不動的淚痕。

他剛才說到一半不動就已經輕聲的開始飲泣了。


「…你真的會來找我嗎?」

不動抓住了長谷部的手無助的問道。


無數次夢見自己一個在本能寺的火海中號泣,這痛苦他已經不想再次經歷了。


「無論在哪個時代,什麼地方我都一定會來找你的。」


「不會再讓你孤單一個了。」




*****


「修行道具都帶了嗎?」


「嗯。」


「便當和水筒都放好了嗎?」


「嗯。」


「替換的衣服呢?」


「嗯。」

「還有…啊,這裡歪了。」

長谷部伸手幫不動綁好了披肩的繩子。


「長谷部。」「唔?」

不動趁著長谷部低下頭的瞬間,稍稍拉下了頭笠遮住二人的臉,然後輕輕吻上了長谷部的唇。




「我去去就來。」







~完~



後記:

不動還未去修行我就已經被那個剪影虐成狗了……然後當晚乘車回家的時候突然就浮現了這篇文

本來還抱著一絲希望會等到6月本能寺之變的時候才來的結果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從去年開始有極化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很擔心這一天的來臨,雖然很想讓他去修行變強但讓他回去見前主的話肯定是會被虐啊

而且我真的很怕不動不回來(雖然應該不可能)


文中最後一句其實用日文的「行ってくる」會比較貼切,嘛,意會就好(?)

然後前夜的長谷部和不動的對話後沒有做!(為什麼要強調

因為長谷部說要等不動回來才(ry


順便來貼一下去年因為極化開始了而先行虐死自己,關於不動修行的長篇

http://tokiya0618.lofter.com/post/1e3f0fff_c296540

旅-TABI-(一)

是說我前幾天從頭看了一次然後我哭了。

雖然寫最後兩回的時候我也是哭著寫但看自己的文看哭是怎樣……

我的淚點真的很低…

刀舞的初演和再演加起來看了十次以上(台詞都背得出來了)但我昨天再看我還是哭了(喂


不動極之化之後大概還會寫個感想或者肉文(!)什麼的吧…



『旅-TABI-』這篇其實在想過修一下然後在8月CWT發個無配之類的,但是會有人想要嗎?

去年冬天的CWT都幾乎沒見到不動的同人我覺就算不用錢也不一定會有人要(哭哭)

還是出へしふど的肉文會比較好……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