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中心,へしふど沼民
噗浪ID:toki0618
歡迎加入!


壓切不動小說本接受通販中

© 一羽吐子
Powered by LOFTER

[壓切不120分]拖鞋(長谷部X極不動行光)

「早安……」

不動行光伸個懶腰,艱難地睜開眼睛看向自己的戀人。「今天也要去工作嗎?」

明明是星期六。

而且昨晚也很晚才回來吧。


「公司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大概下午就可以回來了。」

長谷部一邊扣上襯衫的扣子,一邊回答。「你再睡一下吧。」


「不…我陪你吃早餐……」

不動揉揉眼睛,穿起了放在床邊的衣服。


「不用了,我隨便買點回公司吃吧,今天晚上一起吃晚飯。」

看著因睡意而走得搖搖晃晃的不動,長谷部還是決定讓他多睡一下。


「好吧……我送你出門。」

不動跟在已經穿戴整齊的長谷部的身後,送他到玄關去。...


[壓切不120分]猫の手(長谷部X極不動行光)

*「猫の手も借りたい」意思是「忙得不可開交,連貓的手也想借來用」


*****


「辛苦了!」不動行光從書房的門外探進頭來,手上拿著熱茶和茶點。

「放在那邊就好。」
長谷部頭也不抬的回應道。
今天之內要把交給時空政府報告書完成,長谷部可是趕得焦頭爛額的地步。

誰叫他們本丸的審神者完全忘記了要交上去的期限……

「來得及嗎?」放下手中的托盤,不動擔心的問道。
「我都想借貓的手了。」

「貓的手?」
不動歪了歪小腦袋,像想到什麼似的一溜煙的跑走了。

「不動?」雖然覺得奇怪但是長谷部也沒有餘裕去理會不動了。

隔了大概一個小時,不動終於又出現了在長谷部的面前。

「我借來了!」
「借來?」
長谷部抬起頭,卻發現不動手中抱著的...

Everlasting(長谷部X不動行光)

-刀舞悲傳掐他有,請小心服用。

-壓切不,有微量みかんば(みかんば的中文是什麼?三山?爺姥?)



*****



「你們在做什麼?!」「什麼?在喝茶啊~」

在本丸中奔走,在找到不動行光那一刻說實話長谷部鬆了一口氣。

發現不動從房間消失,長谷部滿腦子只有不好的念頭。


自從三日月被刀解之後,整個本丸都好像失去了動力。

不動更是一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內不肯出來。

他知道三日月對他來說是特別的。

三日月是不動顯現時第一振所見的刀劍男士,也是第一個對他好的人。

就像至親的爺爺和孫子一樣。


修行完變得堅強的不動,在遇上跟自己境況相似的敵人雖有動搖,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打...

いたずら風-風的惡作劇(長谷部X不動行光)

「洋蔥、雞肉、蕃茄醬還有牛奶⋯⋯真是會差遣人的傢伙。」

被燭台切拜託出來買晚飯的材料的長谷部仔細的拿著紙條確認著需要買的物品。


「?!」

突然一陣強風吹來,把長谷部手上的紙條捲走。

「等一下⋯⋯!!」


長谷部馬上跑了起來想要追回紙條。

只是像是故意要作弄他一樣,每當他就快追到的時候,一伸手卻又吹得更遠。


「可惡!」

就這樣追了好一段路,還好一路上都沒有別人,要不然他看起來肯定像是笨蛋一樣。


紙條終於都在長谷部幾乎要放棄的時候落到地上。

然後,被某個人撿了起來。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


那個人看看手中的紙條,小跑步到長谷部的身邊。

「給你!」他輕...

In the Darkness(完)(長谷部X不動行光)

那一個晚上,長谷部搭上了最晚的一班新幹線回到了名古屋。

也顧不得一早已經過去的探病時間硬是衝進了不動所在的名古屋市立大學醫院。


私人病房中靜靜躺著的不動,身上插著各種喉管,戴上了氧氣罩。

他的臉色是那樣蒼白。


「不動⋯⋯」

長谷部的身後跟著不動的靈魂,看著昏迷中的自己,不動也是百感交集。


長谷部跪到了床邊。

他拿出了裝著戒指的小盒子打開,取出內容物給不動看。


「你願意接受他嗎?」


「長谷部⋯」不動驚喜得幾乎跳起來,但是又馬上回到現實。「不、我不能接受⋯⋯」


「我死了之後就忘掉我吧。」

不動別過頭去不看長谷部。


「我不是答應過你絕對不會忘記你嗎...

1/17